流波浅吟

人因三观聚,不以cp分|季汉|1566|汉武|大秦|神夏|拆逆杂食,欢迎勾搭

最近天天和姬友熬夜看剧,重温1566。我的妈耶高翰文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啊!在一群一出场就老谋深算(x)的老头子(x)里特别让人怜爱!😂看完我要写沈高文青组!(flag立起)


(又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碎片。)

(太冷惹。想吃小甜饼。)


——————


“冷。”姜维忽道。


适才走在路上,还并不觉得。反是在这室内,烛火艳烈,糕果馨香,重纱叠帘,门户严丝合缝,看窗外天色郁郁,从酉时起便同深夜一样昏晦,黑憧憧的树影飘摇在无休止的凄风苦雨里,顿觉一阵阵瑟缩。他从前在北方,这时节冷是冷,可白日里总归尚晴。入了夜不过烧个炉子,钻进干燥柔软的床褥,被子足够厚实,也就是了。哪料到成都的冬日这样无孔不入、消磨意志,令人感到荒芜和沉溺。


卧在旁边的人微笑了一下,冲他张开手。姜维便蹭过去,埋头在那人怀里,顺势揽紧他温暖腰身。那人把自己的被子也覆上来,一点点掖得严实,而后连同棉被一起小心而不留缝隙地拥住年轻人宽阔的背脊。这一番动作下来,姜维心底热得发酸,又有些羞赧。他把滚烫的嘴唇贴在那人寝衣领口,喃喃道:“也没有这么冷。丞相才要多盖些。”又固执地把被扯回去,将二人裹紧,一双湿润的眼睛在诸葛亮面上逡巡。


“睡吧,伯约。”诸葛亮又是一笑,抚了抚他脑后散开的乱发。


这话似有魔力,他立刻就放松了心念体魄,懒洋洋地困倦起来。这一觉睡到东风解冻,春光和煦,连绵的春山上立起千万座坟茔。他怀着从容而奇异的心情,仿佛终于回到从未谋面的故土,捧起一把带着草芽的新鲜泥壤,顺着那潮湿的气息深深吻了下去。


玩了下我家画手太太的数位板~妈耶从来没用过的人觉得好好玩😂

刚看到三杀19年新国战的调整
维亮🔒了,这口糖吃得我想去跑圈
这四舍五入不就是结婚了吗?!!!(x)
而且你亮技能改的也很有亮点啊,玄亮过于zqsg😭
加上公琰文伟,你亮开后宫是大势所趋了(x)

随机掉落的维亮片段


姜维怔怔地揽镜自照。他三十二岁了,早已算不得年轻,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甚至有不少细纹。身材自然正当精壮,双眸也熠熠有神,脸颊却因近来忧心微显瘦削,面色也黑了不少。实在不是少年人的样子。何况他自己知道,早年间父亲亡故、家道艰难,他身为长子,即使母亲也甚少拿他当孩子看,稍长些入仕,官署里又有许多乱象,练就得他仿佛从来便少年老成、心思深沉,哪里还有什么天真稚气。便是归汉之后事事如意,用梁虔的话说,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都被焐得暖了,如今也随着这秋风乍起,心肠一点点冻了回去。

但是他想到,刚刚诸葛亮就那样凝目看着他,用刚端过药碗尚且温热的手轻抚他的脸颊,微微嗔怪又微微纵容地说:“真是孩子气。”他就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小孩子了。小孩子怕黑,怕冷,怕死。怕独自迷路,怕没人疼爱,怕永远分离。他笑了一下,忽然失了力气跌坐在地,捂住嘴放声大哭。

自在持晚菘:

当当当当当——








万众一心扣人心弦的时刻终于到了(你要点脸)








《季汉府令史旅游攻略》终于要开启淘宝通贩了!!








P1是详细信息,P2是内页预览补充,P3是本子大概厚度。








发货时间:10月15日以后(后期也会有变动,或早或晚视具体情况而定)








截止日期:10月31日(暂定,未最终确定,视具体情况而定)








尺寸:   A5








封面材质:250克铜版纸单面印覆亚膜








内页材质:157克铜版纸双面印








虽然只有32p,分量却不算太轻,尺寸也正好是个旅游小手册该有的厚度,十分方便易携,且是全彩印!全彩印!全彩印!(重要事情说三遍)。


然后我说说惊喜。


选择困难综合症的各位亲们有福了!


我和太太们印本子时考虑到书签的尺寸问题所以临时决定书签取消,季汉的七个人设会全部完整的出现在内页,整整7页!加量不加价!再也不用像书签一样随机抽取了!



再次严重感谢两位被本甲方大爷折腾惨的画手太太。也挥手告别那些隔着时差为了抠图片细节三拖DDL而面不改色的日子(要是没有战三场贩我们改到2020年去,所以感谢战三DDL的督促)












通贩链接在此:一年成聚 历史文创  (战三直接买的就别拍了)








是流波小姐姐的店哦!再次表白小姐姐激情改宣传图(我这个废物啥都不会还有时差QAQ)小姐姐店里还有其他好看的宝贝看中的也可以一起拍下鸭!(禁止商业互吹)








大家付款拍链接的时候请注意仔细核对并确认付款信息。【如果用微信付款的话可以直接在淘宝上qq上跟流波小姐姐私戳一下】








我知道这个本子的价格不便宜但是我们已经在尽力压低价格拉,除去打印的成本费,剩下的那点也只是画手的辛苦费而已。所以请量力而行。








也多谢大家吃我的安利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开启苦逼的读研生活了,希望你们收到本子之后多多拍照反馈哟,给流波的淘宝店增加热度,将我的安利薪火相传(什么鬼)同时如果带着本子去到季汉相关景点拍照留念也会引起我们的极度舒适。如果本子除了美观性收藏性还具有实用性,那我就更加开心啦!
















有什么问题直接lofter私信我或者加我qq问就行了。








企鹅号:2732437509








(如果没及时回你应该有三种可能1.我在上课。2.我在伦敦的地铁上(没网)3.有时差。)

【yy】一个你姜写蒲元传的片段


姜维下笔时略略犹疑,只因二十年来,他口中心里,从未直呼过丞相名姓。思虑再三,索性空了开去,把当年故事删繁取要录了。他已多年不在这等逸致上用心,此时动笔,却也不过涂了前面几句,便逐渐显出一种自然流畅的本事来;布局行文,皆沉平典朴、精到稳健。寥寥数语毕,故人便跃然纸上,可见少时功力深厚,若无变故,原也当是不输中原名流的风雅之士。一气而成后,他仍不知空处何书,只好静待那墨迹自干。

“将军在为蒲元老先生作传?”

姜维回头,见陈寿驻足观文,一脸惊喜钦服之色,旋即又有些窘态:“啊……寿冒昧偶见,不意将军竟有如此文才,一时看住,实非有意窥探,请将军恕……”

“无妨。”姜维笑了笑。他一向不大喜欢陈寿,却还算公义相许,不至为难他。想起这年轻人确有几分才气,心念微动,也不怪他莽撞,把未完之作推来:“承祚既然看到,正好帮我斧正。”

“岂敢岂敢。”陈寿平日里沉默寡言,此时倒有些奕奕神采,凝目通览间忽道:“这留白处……?”

“原是我不知该如何称呼丞相。”姜维顿了顿,“直写其名似有不妥,但既为记事,仿佛合该如此。”

“这有何难。”陈寿笑道:“将军既然记事,便只做个记事人,忘却自己就是。记录之本为后世能传;此小传生动别致,便以不置身其中为好。”

姜维一笑,果然落下“诸葛亮”三字。这人他每日里不想起十次,也提到八次,他所依循的律法、奔走的城池、使用的器物、朝拜的天子,无一不和这三个字有莫大相干。他曾以为那紧密的连结是区区死亡不可夺去的,日月交替也无能为力。只是这一刻他看着他新鲜的名字,忽然觉得陌生。

【我应该会把这段放到下个文里吧……不过填坑是遥遥无期的事儿😂】

在b站刷到个女帝视角的后宫男妃传笑shi我😂 不禁yy了一下如果给你亮的“后宫”们封妃……纯属搞笑祥瑞御免(。)
以下名单顺序分先后😂
昭烈皇后
顺贵妃
淑妃
良妃
婉妃
襄嫔
敬嫔
纯嫔
文嫔
(暂时封这么多😂)
欢迎对号入座(x)

【维亮】河流

*补个七夕小甜饼,很短的片段

他调整气息,慢慢在水面上躺下来,从脚趾到头发,一节节逐渐放松。这时日色已降,节令未出伏天,蜀中湿意熏蒸,简直透不过气来。好在河水温凉,低拂处微风款款,从远吹来些草木香味,当真沁人肺腑。天边云光久长得不知何时才能完全暗下来,他看着看着,便有了些飘浮的困倦。
“伯约……?”
姜维恍惚间回头,诸葛亮衣冠俨然居高临下立在水边,几步开外则是自己方才乱糟糟丢了满地的衣物——他凫水时当然什么也不穿,不知怎地便呛了口水,咳嗽得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
“咳咳……丞、丞相,您怎么找来此处?”
“诸事方毕,孤觉得帐中闷热,出来沿这小河随意走走。可不是来找你。”诸葛亮微笑,“原来伯约在此处躲凉。只是山林间状况多变,原不该贸然下水。这里看着不深,谁知下面有无漩涡暗流?或者有毒虫也未可知。”
“维自是先探查过才下水。丞相一来就派了一大篇话,倒把我当三岁孩子。”姜维笑嘻嘻走近岸边,仰面望着诸葛亮,口中佯作不耐烦,神色间温柔眷恋一览无余。“丞相就是这样爱操心,才每日里这样累。”
这话诸葛亮也听得多了,笑了笑在一旁坐下来。
有丞相在,姜维便不肯似前番安静,变着花样地游来游去。他虽是北方人,但家乡天水不同,乃是江、河发源交汇处,水系比别处发达;他凫水的本事是自小练就的,颇可一观。只是身姿虽然矫健,这小河实在只有齐肋深浅,又遍布岩石花草,不能施展到位不说,扑腾得水花四溅,惊得将要落下歇脚的野雁都连忙逃了去。
“好了伯约,知道你水性好,这来来回回的也不嫌累。以后咱们的水军也给你带一支如何?”诸葛亮笑着揶揄,而后冲他伸手:“上来吧,这会儿天色有些暗了。”不想姜维游过来握住他双手,竟忽地使力一拉,他便“噗通”一声跌入河中。这一下意料不及,他又不识水性,登时重心失衡。姜维却早有预见,双臂一展将他揽入怀中。
诸葛亮人还没站稳,心下便已了然,暗暗哂笑一瞬,却也不由紧紧环抱住他。怀中青年未着寸缕,湿润健美的躯体血肉充盈、生机勃勃、躁动而温暖。起伏的心跳鲜活有力得如擂战鼓,诸葛亮闭了眼听,仿佛置身于朝阳下千军万马中。而于姜维,他不是没这样抱过诸葛亮,甚至彼时丞相身上连这层薄薄的衣物也无,却仍感到一阵美好得不敢置信的眩晕。他隔着浸湿的细布摩挲那劲瘦优美的脊背腰身,仿佛盘弄一件绝世的玉器,热烈而虔诚。水下奇异曼妙的触感让两人浑身都烧起来,昏沉中他们才隐约想起尚欠亲吻。于是青年放松了桎梏,顺从地任怀中人抬起自己脸庞。而此刻天光初暗,暝辉消泯,月色亦无法照耀;四野簌簌,水波喧哗。他们彼此相望,眼中有灼热而隐秘的河流。


【维亮】真相是真

即兴自嗨产物,每对cp都逃不掉的歌……以及悄悄改了半句歌词~